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蝶舞风云 >> 第137章 你跟我走

第137章 你跟我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蝶舞风云 笔下文学(www.bxwx66.com)”查找最新章节!

——

月明星稀,长空浩渺。

澜沧交界处,风云堡分舵。

澜水山庄。

气派辉煌的厅堂。

丝竹声声,两侧的长明灯火焰幢幢,亮如白昼。

玉石阶前,已铺起了红毡,尽头一座玉案,一张锦椅,是风云堡少主沐易航的位子。

下面左右两旁,设有一张张相隔不远的长案,案上的杯筷都是金盘玉盏,极致华贵。

这是风云堡各堂堂主极其靡下分舵香主从五湖四海,急急赶来商讨要务的日子。

厅堂中的人很多,各个鲜衣怒马,血气方刚。

一袭白衣,威慑八方,沐易航坐在案前,目视着群雄,他的眼睛如同海底的宝石一样闪动着幽邃的暗光。他慢慢喝着酒,身子坐得极直,心神仿佛不在这里。

从沐易航右手边起。

第一位是刀剑堂堂主凌风,他的眉目间沾染着连日车马劳顿的疲惫意味,但眼睛却是清醒而明锐的。各堂新近的弟子都要首先经过他调教,合格者方可加入,他从各地挑选出资质一流的苗子,尽心栽培,源源不断为风云堡庄输入新血。

凌风没有喝酒,目光呆呆地看向一旁,不知道看的是谁?

第二位是的五岳堂堂主慕云。

从没有人见过慕云生气,他仿佛天生就不会动怒一样,一双和煦友善的眼睛,俊朗的面容带着柔和的善意。他好像陶朱再生,对生意买卖有天赋的才能,在他的经营下,风云堡的生意遍布大江南北,金银财富如雪球般越滚越大。除了朝廷和洛阳萧家,天下再无比风云堡的财力更雄厚的。

慕云也没有喝酒,虔诚的目光紧紧跟随着沐易航的一举一动,好像只要少主在场,他的心中就不会第二件事情。

第三位是烈焰堂堂主薛紫衣。

她是坐场唯一的女性,所以很是显眼,一袭束身的紫衣华贵而亮丽,衬托出她巾帼女英的飒爽风姿。她眼波含蓄而妩媚,笑意盈盈地跟在座的人寒暄着,然而在看到少主沐易航冷清深郁的眼睛时,不由得陷入了怔忪之间,脸上的明媚之色也悄然黯淡了下来。

第四位是加入风云堡不过两载的刀剑堂副堂主顾少康。

从没有人见过顾少康的笑容,他仿佛野兽一般,一双死灰色的眼睛,面具下的脸上带着残忍的线条。他究竟有多大,什么出身,为什么会加入风云堡,为什么对沐易航那么忠心,是武林中始终破解不了的谜。

顾少康也没有喝酒,低垂着眼眸,似乎在深刻地思考着什么,冰冷的嘴角微微上翘,含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从沐易航左手边起。

第一位是澜水山庄的庄主弦之介。

年方三十的弦之介高大英挺,深蓝色长袍,面若桃花,目若流星,手执花扇,宅心仁厚,正义感极强,在江湖中素有侠名。他的武器很特别,是一个深藏在袖口的金环箍,经他随手一抛轻盈如风,迅捷赛过小李飞刀。他喝酒的动作很风雅,手指捏着玲珑小杯,浅浅地呷着。

第二位就是武当的清风真人。

头戴紫金冠,身着灰色云袍,腰悬七星剑,道骨仙风,他眯着眼睛,轻轻地捋着鄂下的长须,一动不动地审视着风云堡少主的神情,他似乎在沉吟着估算什么。

第三位是少林的无尘大师,他虽然坐在堂上,可是却与这热络的气氛格格不入,手指缓缓地掐动佛珠,嘴里念念有词,是在诵经。

——

堂中的气氛渐渐有些僵冷,沐易航从踏上高台就座,到现在一句话也没有说,众人也不敢多问,只能静静地等候着。

凌风自顾自的和慕云调侃着什么,顾少康亦是一言不发地蛰伏着。

看着不远处沐易航萧瑟而略有深意的神情,紫衣无奈地叹息一口,她觉得这酒并不好喝。

可是,从宴席开始,少主就一杯一杯不停地喝。

他喝的速度不快,然而不停喝下去,也喝很多了。

而他平日并不是一个嗜酒的人。他认为喝酒会误事。

正胡思乱想着。

紫衣女子的酒杯忽然被一只突兀横过来的手夺过去。

凌风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旁,他笑脸开怀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怔怔地看着手中的酒杯,说:“你酒量不行,这一杯我替你喝了罢!”

“凌风你想死吗……”

心中不服,顿时忘了周身还有别人,紫衣鼓了鼓嘴,横目瞪他:“你面前不是也有酒吗?干嘛抢我的杯子?!”她的声音很大,引得堂上的人纷纷注目而来。

瞟了一眼四周,凌风压低了呼吸,笑得尴尬而爽朗,抬起手指敲了敲她的脑袋,说:“看你心情不好,我好心想逗你一下,怎么这么凶啊?!”眼神无辜而受伤,他继续捉弄她。

紫衣气得两颊晕红,又羞又怒,低涩道:“你闭嘴!滚回你自己的座位上去!”

凌风笑得气不打一处来,将杯子还给了她,他坐直了身子,目光继续落在了少堡主的身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沐易航在这时抬头。

浓墨的英眉下,眼瞳深谙无底,却闪着熠熠的华彩,他的目光在紫衣女子绯红的脸颊上扫了一下,没有一丝变化,低下头又冷漠地继续饮酒。

紫衣看他的时候。

就只见到他耳边舞动的黑发和头顶束发的白玉流苏。

看着紫衣僵望沐易航黯然伤神的神态,站在她身旁的凌风仿佛证实了什么似的,微微叹息一口。

这一刻。

仿佛有熏染的清风伴伴随着美妙的花香味轻轻拂过脸庞。

皎洁的月光下,一袭坐撵凌空飞了过来,宛若天际飘来的一朵流云。

四个粉衣女子肩扛着坐撵,云袖轻甩,翩翩而来,身形如梦似幻。

坐在大堂的尽头,清俊的面容淡若远山,明净的眼中染着睥睨天下的气度,白衣的沐易航闻风而动,轻轻抬起华眸,望向厅堂正门的方向。

晚风曼妙作响。

坐撵四角上悬挂着碧玉铃铛,叮当脆响,时而零散,时而狂乱,欢快地奏响着。上面坐着一个绝世清丽的白衣少女,倾国倾城的容颜尽掩于白色的面纱下,她整个人宛若一朵绽放在月光下的白色娇莲,楚楚动人,婉约朦胧中,透出迷惑心智的神秘气息。

跳跃的灯光将整个大厅静静笼罩。

场上气氛热络,饮酒侃谈的群雄纷纷侧目望向大门口,看到有美丽的仙女从天而降,所有人的神情齐唰唰一滞,然后屏息着安静下来,再无丝毫声响和动作。

凌风和慕云惊呆了。

紫衣也傻眼了。

顾少康震在了原地,再无丝毫动作。

只有沐易航,一袭白衣胜雪,手握金杯,他微微皱了皱眉,深透的眼底流淌着复杂不明的光芒。

武当的清风真人和少林的无尘大师凝重地对望一眼,洞穿世事的额眉略微有些沧桑,他们静静地叹下一口气,目光隐隐含忧。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这一劫是该喜还是该忧。

只怕沐少主心底已有了主意。

铲除魔教,正道永存!!

白色的面纱妩媚而迷蒙,宛若夜空下飞舞的樱花,白衣女子凌空翩然而起,绝世的容颜在月光下泛着动人心魄的光晕。

凌风和慕云眉目一敛,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

这妖女在今夜前来,所谓何事?难道是代表魔教来和风云堡谈判不成?!紫衣的手轻轻摸上了腰际的银鞭,决定在必要时一击得中。可是当她微抬的目光在少主清俊淡定的脸庞上停留的一霎那时,紫衣怔住了,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沐易航的眼眸是毫无温度的,眉宇间流淌着淡淡的华彩,可是唇角却出现了一抹从未有过的温柔笑意。

大堂之上安静得有些诡异,玉柱上火焰幢幢,跳跃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白衣女子身影如飞仙,直直飘至大堂上。

脚尖轻盈立定,双袖如玉蝶般飘洒地旋转,纤纤玉指自然地回拢至雪白的衣襟前,白衣少女举眸,向正前方高台上的男子望去。

那人,端正地坐在案前,也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

淡粉色的面纱隐隐透出一丝神秘的气息,白衣女子目光微晃,轻盈地张开双臂,左右一舞,一道耀眼的光影自她的云袖中散逸出来,华美得如梦似幻。

那一道道光影,在空中旋转,缠绕,变幻着,绽放出一朵朵娇媚的花瓣,飞舞着,沐浴着万千的光丝,一切恍若是在梦境。

众人沉默不语,看着日月魔教的圣女袖子一拂,大堂上陡然间起了一阵清风,风中千万朵繁花纷纷扬扬而落,五彩夺目、异香扑鼻,白衣少女在千朵万朵香飘扑鼻的花瓣中曼妙地起舞。

清风吹开了一扇扇窗,有柔和的月光清莹地洒了进来。

大堂之上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只有清风道人和无尘大师微微变了脸色。两人交换一下视线,表情彻底凝重下来。

难道这就是注定躲不过的劫难——情劫。

星辰的轨道已经重合。

一星毁灭后,一星更加明亮耀眼。

白衣女子在漫天花瓣中翩然起舞,时而跃足起跳,时而旋转飞舞,美得不可思议。

那一抹绝世清丽的身姿融入了沐易航的瞳孔中,那一顺,他薄薄的唇边升起了开心的笑意,俊秀的眼底也飞速亮起了一泓璨亮的光芒。

他不信命,所以他想赌一次。

如果注定是输了,他也无话可说。

窗开月明,淡淡的月光从天上照下来,映的大堂之上光影婆娑。

月光在沐易航的白衣上流动,映得发顶上的白玉流苏奕奕生辉,他的眼珠子静静的,没有了一丝波澜,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前方献舞的美丽少女。

极力摒除掉心底那种不安的感觉,烈焰堂堂主紫衣蓦地低下了头,没有说话,握着银鞭的手在微微发抖,沉寂了片刻之后,她看向沐易航。

他的眼眸似乎平静无波,又似乎跳跃着赞赏的情愫。

——如果真的有所谓不可改变的命运…那么这次的重逢,又预示着两人怎样的结局。

——如果宿命真的无法阻挡,那么,她难道是为了带来死亡而与他相遇?

“少主,这是魇术!小心!”

然而,一声厉叱横空而起,刹那间喝破了所有。

飞花,歌舞,月光,晚风……一切温情脉脉转眼成空。

冷月浩渺下,白衣少女身形立时显现,看着从右手边持鞭跃出的紫衣少女,眼光一刹间僵冷如冰。

“何人破我术法?”一字一字,日月神教的圣女冷漠出言。

紫衣抬头看看空中迅速散去的幻花仙境,皎洁的月光下,她迅速掠过来,银色的长鞭铮铮然甩出去,划出一段凄美的弯弧,涤荡开来。

“烈焰堂堂主薛紫衣,前来向日月圣女请教——”

席面而来的冷气吹起了白衣少女额边的秀缨,宛若玉莲般的明媚俏颜上顿时浮起了一丝丝隐秘的杀气,她张开了双臂,单脚点地,悄静无声地后退着。

银色的长鞭带出一道道紫色的闪电,在紫衣女子的手中交错挥出,结成一个无形的结界。

“找死?”魔教圣女冷笑,“你师傅西门道人在我面前也不敢献丑,你倒是胆大!”

冷笑中,她的身形陡然掠起,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手指间陡然有风声大作。那样凛冽的风声却有着洞穿一切的力量,蓦地刺穿了紫衣女子的剑气。

“呀。”紫夜没有想到她的术法召唤如此迅速,在防护咒术来不及念完的时候,已经有凉凉的冰针嗖嗖迎面扑来,她急忙抬手相挡——“嗤”的一声,一道道银芒,刹那间刺破了她的衣袖,然后齐齐地飞掠而过!

“夺夺夺——”一阵爆响。

紫衣女子回头,眼神乍然惊恐,那些冰针不是来对付她的,而是径直刺向了后方高台上的少主沐易航。

“少主,小心?!”紫衣脸色转瞬苍白,惊呼。

沐易航不躲也不闪,英俊的脸上闪着复杂的光芒,眼神在冰芒袭来的一霎那冷了又冷,他的手指摸上了腰际的诛神剑,却始终不曾真正拔出。

大堂上清醒过来的群雄都猛然惊了一下。

然而,那一根根银芒,闪着冰冷苍白的光晕,在沐易航的注视下,陡然静止在半空中。

大堂中央挺立的白衣少女神色微微诧异,面纱后的脸庞白了白,她微微翕动着嘴唇,艰涩地喘息一口,似乎在斟酌着什么。

就这片刻。

在一片屏气凝神中,沐易航蓦地一拂袖,数十道银芒顿时化为无数粉末,消散在稀薄的月光中。

看着台阶下大打出手的娉婷少女,他微抿唇角,低垂的眼眸里忽然溢出一缕喜怒难测的微笑。

他在笑什么?诸葛小蝶怔然,玉指悄然在手心握紧,虽然极力克制着,然而,在他光芒如日的目光下,她的神情还是变得忐忑不安。

一袭白衣凛然若风,沐易航的唇边染着淡淡的高深莫测的笑。

诸葛小蝶怔怔地望着他,心弦越绷越紧,脸色也越来越迷蒙。

僵持怔忪间。

“在下斗胆向姑娘请教一二!”一句冷清的话语陡然抵达众人耳畔,打破了这片刻的温情与沉默,开口说话的是澜水山庄的庄主弦之介。他撩起衣襟,收起花扇在手心掂了掂,然后从容不迫地案前走了出来。

脚步清雅如敲竹,他先是恭敬地向沐少主点头致意,得到允许后,方才行至白衣女子跟前,一手负后,一手向前探出,做出请的姿势。

“我今夜前来不是来和你们比武的?”面纱后的眼睛里冒出瑟瑟的冷气,白衣少女面色晶莹,目光轻扫了一下高台上观战的人,她的脸色更加惨白,连声音也开始散发出寒意,“况且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不和你打!”

“哦!”锋利的杀气从澜水山庄庄主线条般刚柔并济的嘴角溢出,他轻晃着手中的丹青画折扇,俊朗的眉宇间泛起一丝淡淡的傲然,笑道:“就算不是姑娘的对手,在下也想见识一下魔教圣火令上的武功。”

日月神教的圣女轻轻阖下眼睫,“那么,我就是不想打也不行了——”语毕,她忽然低低笑了一声,很奇怪的笑,就象是洞箫里呜咽而出的一个模糊的音符……

“是!”玄之介惜字如金的回答她。

诸葛小蝶蓦然转身,眼里有淡淡的神光透出,右手里俏然聚起一把光剑横在当胸,竟然是比试时的起手式。她清逸脱俗的白衣上也瞬间罩上了一层薄雾般透明的杀气。

“好俊俏的功夫!”弦之介情不自禁地赞叹一声,眉目间流光溢彩,语音刚落,探出一步,手中的折扇顿已化作一道白色的闪电,平平地削了出去。

白衣少女淡静地笑了笑,左手伸出一根手指,当空一搅,指间冷风大作,白色的折扇时而缩合时而绽开,在她纤细的手指间滑出美丽的圆弧,渐渐失去了制敌的力道,最后稳稳地停在了少女的掌心。

看着少女诡异的法术,弦之介的脸色一连变了数变,他心底暗惊,魔教的圣女武功当真了得。

连呼风唤雨等玄门遁甲之术都在她的抬指之间,那魔教教主座前四使更是有金刚罩护身,只怕也非泛泛之辈近得了身的。

此次与魔教一战的确是困难重重啊。

玉指回旋,在澜水山庄的庄主刚刚将纷杂起伏的思绪调整过来时,那把冰冷细长的光剑已经抵在了他的脖颈前。

大堂之上安静得恍若是在午夜,宾客们的脸色不由自主地都变了变。

高手过招,毫厘之差便是阴阳相隔。百尺竿头,每进一步或退一步,回转的余地都是狭小的。

手指下意识地放下了金杯,端坐在案前的沐易航身躯微动,深邃的眼底闪着冷定深郁的暗光。

大堂上,只有冷风呼啸着穿堂而过。

弦之介垂了垂眼睛,蛰伏着,他的手指拈着剑诀,但是指尖却忽然微微发抖。

“你这样会死的!”忽然,对面的少女冷冷地说了一句,“连眼光都无法集中地看着我!剑诀已经成了你的累赘,你无法做到心神合一!”

说完,她拂袖而立,慢慢侧过身去,清莹冷彻的目光投向高台上的男子。

“沐易航,我师傅要见你!你跟我走!”诸葛小蝶定定地说,神色凛然无惧,她不想再这样耗下去。

大厅内,万籁俱静,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这妖女,竟敢直呼风云堡沐少堡主的大名,当真是不知死活。

目光温文尔雅,高台上的俊美男子微微挑眉,淡漠的嘴角闪出一丝思索的笑意,他缓缓从玉案前挺起身来,撩起雪白的袍角,一步一步下了台阶,向台下的少女走去。

“少主——?”紫衣急得跳脚,低唤出声,想要提醒沐易航,对方是个危险的人物。

然而,在一片屏息凝神的观望声中,眼底跳跃着清透而迷离的光芒,沐易航步履从容的从高台上走了下来,径自走向了大堂中央的白衣少女。

看着款步朝自己走来的白衣男子,日月圣女的目光失神地闪了闪,心脉忽然一紧,她面纱后的脸庞转而绯红如霞,莹润的朱唇也无意识地抿了抿。

“巫月神宫宫主凌歌是家师的好朋友,在下也一直久闻其名,未见其人!”沐易航轻轻抱拳,淡淡地笑了笑,缓缓道:“还劳烦姑娘带路了……”他的声音里听不出有什么情绪。

诸葛小蝶微微一震,似乎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爽快地答应了她的请求。

大堂之上,安静的月色中带出一线微妙的气息。

白衣圣女轻轻笑了笑,迅捷转身,疾走几步,身形翩然而起,向外飞去。

沐易航没有停留,神采翩然,微微一笑,略略施展轻功跟了上去。

满堂宾客悚然一惊,齐齐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少主——!”

凌风大惊,慕云也微微变了脸色,不明白沐易航怎会如此草率地做了决定。

风云堡的少主步履轻快的走出了灯火幢幢的大厅,径直掠上了白马,准备出发。

“少主——?”紫衣好不容易才缓过神,她飞奔而来,冲上去一把勒住了马头,“你不能一个人去,小心有诈!”她的声音有些懊恼,目光也失去了以往的清平之色。

沐易航双手控缰,肩脊挺得笔直,眉宇间流淌着舒默的华光,他没有跟紫衣女子争辩什么,只是无谓地笑了笑。

“驾——!”轻吼一声,白马绝尘而去,消失在一片冷清的夜色里。

看着那一人一冀怔怔远去,烈焰堂堂主愣在了原地,嘴角抽搐了几下,神色失落而茫然。

“不用担心,我相信少主心中有数,不会有事的。”慕云劝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也是怔然地眺望着沐易航消失的方向,冷定的眼眸里却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迷惑光芒。

难道少主跟日月魔教的圣女似曾相识?!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蝶舞风云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66.com/book/124763.html

蝶舞风云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66.com/read/124763/

蝶舞风云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66.com/down/124763.html

蝶舞风云手机阅读:https://m.bxwx66.com/read/124763/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137章 你跟我走)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蝶舞风云》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66.com)

蝶舞风云最新章节 - 蝶舞风云全文阅读 - 蝶舞风云txt下载 - 碧霄2466的全部小说 - 蝶舞风云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江陵容氏传论一妻多夫制一妻难求穿书之贵女咸鱼日常九杀一受封疆市井人家摄政王的娇宠毒妃还珠之云淡风轻乱臣俯首偏执王爷的团宠医妃农门恶女:这个神婆有点肥农家辣妻养崽崽嫁给继兄后天下第一佞臣农门诰命妻医妃倾宠世无双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喜当爹锦绣田园:农家小地主嫡女惊华:倾世小魔妃表哥万福权倾天下:王妃狠绝色小阁老的田园娇妻王爷放肆宠:通房丫头要翻身白月光佛系日常
完本推荐:八十年代嫁恶霸全文阅读听说我是啃妻族[快穿]全文阅读刺青全文阅读回到七零发家做军嫂全文阅读画堂春深全文阅读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娇花养成记全文阅读被炮灰的天命之女[快穿]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穿成七零福气包全文阅读首席新闻官全文阅读她的小梨涡全文阅读重生七零男知青全文阅读姝女有仙泉全文阅读干掉万人迷的一百种方法全文阅读给前任他叔冲喜全文阅读给六扇门大佬递烟全文阅读请你原地投降[娱乐圈]全文阅读芙蓉帐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农女:捡个王爷去种田快穿女主是个真大佬穿越从语文书开始重生八零娇娇媳闯遍天涯八零锦鲤小甜妻千叶家教传说神兽缔造师九州龙婿全球降临:末世荒岛游戏仙帝重生混都市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大唐扫把星我的老婆是祸水慕少凌阮白终极教父系统世家 千金计战神奶爸万界仙王万法无咎第一战神至尊剑神叶玄一剑独尊医武透视至尊极致欢喜精灵乐园,大有问题上门龙婿极品小仙农与你尽余生将军的诰命夫人

蝶舞风云最新章节手机版 - 蝶舞风云全文阅读手机版 - 蝶舞风云txt下载手机版 - 碧霄2466的全部小说 - 蝶舞风云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